曾经迷茫,如今立志要带着易通精致地走得更远

帕累托有一种观点,可译为“优秀分子循环说”:优秀分子的第一代,是强人创业的第一代;但强人一般不用强人,而是用服从他的人,所以第二代往往不如第一代;如果第三代依然是服从者,往往会迅速衰落。中国有句古话叫“富不过三代”,这似乎已经成为一个魔咒困扰着创一代、富一代,甚至富二代。受惠于改革开放大潮的富一代们渐渐老去,企业继承问题再次成为热点,一方面受到传统思想影响的父辈很希望将自己一手创造的家业传给下一代,而另一方面受惠于父辈打拼财富的富二代们更希望在此基础上选择自己喜欢的路,或为官或继续创业……
  既是幸福也是悲哀的二代们,我们有被父母规划好的人生。
  统计显示,我国仅有21.37%的家族企业能顺利完成代际传承,能延续到第三代的企业竟只有2.3%。名为“浙江商人培养继承人的方式”的调查则显示,高达82%的“企二代”不愿接受父辈的事业。
    有人说,中国的富豪们目前在忙三件事,一是发展企业,二是与政府打交道,三是教育孩子。即使是很年轻的老板,也把培养孩子提上了议事日程,而80%的人,都希望自己的孩子将来能够继承自己的事业。
    早早被送出国门的“企二代”,比同龄人更早体验了与世界接轨的顶级学府,上流交际圈的觥筹交错则提供了强大的人脉资源库,这些与生俱来的优势可以让他们因拥有懊悔资本而活得更淡定从容。
  当学院派面对复杂的政商关系,当天真遇上经验,这确实都有些残酷。仿佛是一条难以越渡的鸿沟,一岸是自命不凡拥有知识储备的学院派“二代”,另一岸则是或许“草莽”、却有着更多经验值的父辈。最让父辈们放心不下的是:伴随家族企业不断积淀的人际智慧,是这群人在大学课堂上难以习得的,而这恰恰是他们眼中中国民企最核心的生存法则。
   “富二代”精英渴望为这个群体正名
  尽管社会舆论对“富二代”的议论不断,而且多是负面的评价,但是从媒体对“富二代”调研看出,“富二代”群体中有很多有抱负、有理想、努力拼搏的人。每个群体都会有一部分行为不良的人,如果仅仅因为小部分人的胡作非为就否定整个群体,或许也是不合适的…
  曾有学者说,有两种力量将在中国未来经济版图中起到重要作用,一种是自主创业的年轻人,一种是运用家族企业的平台带领企业继续发展的年轻人。
  富有即责任。“富二代”的“公共属性”,即对社会、对国家、对世界心怀什么样的理想,一直是外界关注的焦点。值得庆幸的是,许多企业的接班人都有着十分强烈的社会责任意识。与彼时温州某些遇事跑路的富一代相比,他们也许更有担当。
  或许,他们中的更多人适合将目光投向另一种事业。正如美国钢铁大王卡内基说过,在巨富中死去是一种耻辱,深受学院派思想熏陶的他们其实拥有另一条救赎之路:通过自己的努力,比如将更多财富用于慈善和公益,负担更多的社会责任。
  怀着对这群特殊群体的复杂感情,我们来到了位于黄花镇工业园湖南易通汽车配件科技有限责任公司的厂区,因为昨晚的应酬,韦总显然睡过了头,但在被我们的电话扰醒后,不过30分钟,韦总带着满脸倦意,从市区赶到厂区。韦总很年轻,如果不是后来的聊天,我一度以为他是80后,虽然能看得出倦意,但韦总显然习惯了这样的快节奏,在给我们倒上热气腾腾的热茶后,没有太多寒暄,我们开始了对话。
    我们是一个寂寞的群体,曾经也有抗拒和挣扎
  问:您是一开始在国内读的大学,然后去加拿大呆了五年的时间,一开始专业学的是什么?
  开始读的是经济法,90年代税法比较热门,所以就读了税专,学习了一些经济法和税法方面的知识。选择专业也是考虑到家里人的意见,当时能想到的就是毕业后能够帮助父亲分担一些公司的事务。
  问:作为易通的接班人,对目前的生活状态满意吗?
  还是比较满意。虽然自己的私人空间现在很少,基本都是围着企业转。一般与朋友喝茶聊天也大部分讨论与企业有关的事。一开始心理上会有或多或少的抗拒。像现在很多人的子女都不愿意继承父辈的事业,因为这意味着一份责任,同时也代表将按照一种预先设定好的人生轨迹生活,自己没有过多选择的权利。现在的年轻人很多都追求崇尚自由,追求个性解放,比较抗拒和叛逆也在情理之中。
  问:在你的记忆中,有没有因为家庭背景的比较特殊,相比起其他普通同龄人来说有优越感?
    其实外界看到的更多是一种表象。俗话说,家家都有一本难念的经。可能像一些类似于金融投资性质的行业,企业可能会因某一项或几项投资的成功而在短时间内获得很高的利润。易通从事汽车配件研发和生产,这种机械制造行业,从小可以说我和易通共同在成长。记得我从初中开始,每逢放假都会去工厂实习,那时年龄比较小,车间里的技术活我也做不了,就每天在工厂大院里扫地。从加拿大回来的第一天,父亲就安排我在公司上班。以前在国外的时候,每次回国基本也是呆在厂子里,那时的上班时间其实很规律,有点类似于公务员的八小时工作制,每天八点准时到公司,下午五点或六点下班,晚上可能还会有一些应酬之类的。对于朋友,我会用真心相待,朋友如果有困难需要帮助,我也会尽自己最大的能力去帮助他。至于你所讲的优越感,可以说是根本谈不上的。父亲应该还是感觉我的生活条件有点太好了点。(大笑),比起父辈,我们现在所享有的物质条件优越太多了,我想我们应该珍惜。
  谁的青春不迷茫,重要的是找准目标,坚持下去
  问:父亲这种把事业作为追求的经营理念对你有什么影响吗?
  一开始其实我并不理解。刚回国很迷茫,不知道自己能做什么,做了这些意义在哪。有时候看到自己身边的一些朋友做投资、做地产很短的时间能赚到很多钱。而自己的企业投入很多的时间和精力,回报可能还不如他们,心里会有一些不平衡。那段日子算是比较灰暗的,对工作没有激情和斗志。经过一段时间的调整,从观念上我渐渐有所转变,当时的想法其实挺单纯,就是希望尽自己的能力先把能做的事情做好。后来,由于公司发展战略的需要,我负责投融资方面的工作,记得当时是3000万的贷款,到我负责这块后在抵押物没有增加的情况下,最多的时候达到了8000万。刚回国后公司的销售额大概是3000万左右,到现在差不多增长到了两个亿。由于行业的特点,我们更多时候需要后续的资金支持来推动销售业务的展开。在学校中学习的知识运用到企业实际管理中远远是不够很多也是不适用的。现在企业面临一系列转型和国际化发展的需要,易通的整个团队也在不断的学习和摸索中。比如,我所知道的一个企业从创立之初的10人管理团队到企业上市的十年间,没有一个人离开。这样的团队是易通所向往和需要的。易通20年风风雨雨一路走来,已经不是韦家的易通,它承载着一代人的希望和未来。
    问:你曾有一段时期的迷茫和抵触,那时是否有去创业证明自己的想法?
  可能一些人会认为在父亲的工厂里干了六七年,就算从普通的车间工人一直干到副总经理,但无论他们怎么努力,获得了如何的成就,在外人看来,成功的原因还在于沾了父亲的光。或许,正是为了证明自己,众多的“富二代”们才那么热衷于选择一条完全不同的路去奋斗,闯出一番新的天地。就我个人来说,在目前的岗位上能够有所作为,带领易通取得进一步的发展,也是证明自己的一种方式。这些年凭借自己的能力和资源已经取得了一些成绩,(但是个人的存款不超过10万,目前还是企业的一个发展期,所以钱基本都投入到企业的经营。)父亲在创业初期曾做过工程项目,那时每天6点就会起床上班,下班后还会有很多的应酬。从小的生长环境让我知道父亲为家庭创造的这一切都来之不易。
  父亲是我的榜样,家庭和成绩给了我自信
  问:对于父亲这一路以来的创业历程,你怎么看?
  我从小看着易通在父亲的经营下成长到如今的规模,他一直都是我学习的榜样。父亲对于事业有很高的追求,企业就好像他的孩子。父亲对于企业不仅仅只看它的盈利能力,他有更高的追求。他对技术,对管理,对企业的长远发展都有自己的想法。易通从1992年创立,至今已经走过了20个年头,虽然不能算是行业里的龙头企业,但父亲一直坚持着自己做企业的原则。包括湖南省和长沙市的领导都很重视易通的发展,我们现在是省经委汽车零部件唯一的联系点,论规模,论实力,易通都不能算是最强的。但我可以负责任的说,易通一直没有停止前进的脚步。
    问:父亲原有管理模式和你接任后推行的管理模式是否存在着一定的冲突?
  这方面会有冲突。因为这中间涉及到两代人问题。不过这种情况下,我都会首先和父亲讨论,我们最终的目标都是为了企业的发展,因此会提出一个比较综合的解决方案。
  问:父亲和您都很看重对员工的培训?
  父亲一直以来都很看重这一点。比如刚才接待你们的谭总,他就是父亲一路提拔起的,算是元老。公司为高层管理人员提供继续深造的机会,负担全部的费用。除了一些关键技术的培训需要员工签订某些协议外,其他的培训都是没有任何约束性的附加条款。如果以后员工离开公司,也算是增加了他们立足社会的砝码。这种培训,除了具备一定的社会效应外,还会留下那些愿意服务企业的员工,最终结果有利于企业,也有利于员工,因此培训对员工和企业是双赢。  
  问:你是如何在自己所在的圈子找到了自信?
  家庭的力量、父亲的表率、自己的努力。   
  问:目前公司处于转型期,这种转型的想法是源自你负责公司业务后的一种战略规划还是在父亲先前就有这样的想法?
  转型其实是公司长期以来的发展战略。可能在前几年这种想法还不够成熟。
  问:平时主要通过进修的方式还是其他方式来学习?
  主要通过进修,因为时间不是很多。
  问:是否有上市的打算?
  曾经有这方面打算。由于现在市场比较低迷,传统观念上对制造业的偏见,现在暂时还在运作阶段。当然上市,也是易通的一个战略规划。
  问:现在有没有一个比较清晰的事业规划?
  致力于利用自己拥有的资源帮助愿意成就一番事业的人。对于一些虚名我不是很在乎。
  生活中简单精致,朋友眼中的“老年人”
  问:平时生活中都有哪些爱好?
  和朋友喝茶聊天。曾经的自己性格比较内向,不爱说话,更不善言辞。和朋友在一起,更愿意做一个倾听者。交朋友没有很强的目的性,只要性格脾气相投,就会把对方视作朋友,能从朋友身上身上学习到很多。生活中我算是一个原则性很强的人,不会做违背自己的原则的事。
  可以说我算是一个比较注重养生的人,平时生活中不抽烟不喝酒。自己也本身对酒精过敏,喝不了酒。饮食上偏爱清淡一些的食物,其实我吃的还不比我爷爷多,他已经80多岁了。
  问:如果真的有下辈子,是愿意生长在这样一个家庭,还是愿意出身在一个普通的家庭通过自己的努力成就一番事业?
  没想过,可以不回答吗。
  问:工作和家庭怎样兼顾,认为自己算是顾家的男人吗?
  工作很忙,平时陪家人的时间比较少。但是会尽可能多得抽出时间与家人在一起。对于生活算是比较一个随性的人,在生活中没有很明确的目的性,喜欢简单随意的生活状态。
  
  后记:采访中韦总有几次都谈到了自己还是孩子的时候就去父亲工厂当学徒的往事,从小见证着父亲创立易通的艰难与辛劳,让这位三十出头已为人父的年轻男人看起来更加稳健和成熟。也许他并不是真正意义上我们传统观念里“含着金钥匙”长大的孩子,即使在外界看来,他比很多同龄人起点要高出许多。然而,请不要忽略这个男人的隐忍和坚持,他的胸怀也许比你我想象的更加宽广。
  “致力于利用自己拥有的资源去帮助愿意成就一番事业的人。”说这句话时他的眼神坚定,“对于一些虚名其实并不在乎,我希望能够带着易通走得更远。”
   
   背景链接——“二代”更比“一代”强
  值得庆幸的是,至少从结果上看,大多数人的成绩单都还不错。如匹克集团创办人之子许志华将快要边缘化的匹克一下子拉回到了国内体育用品行业前五强的位置,并牢牢把握住了国内篮球运动第一品牌的定位。
  又如“添香”实业有限公司CEO许涛芳,在加入父亲的成衣公司一年后,决心启动自己的防辐射服装生意,虽然父亲当初并不看好,但还是“适当”地资助了她启动资金。而令人惊喜的是,6年之后,“添香”几乎独立推动并垄断了中国的防辐射服装市场,也成为许涛芳的父亲许如根创办的翰纳森集团,这个年销售额达数亿元的企业集团中盈利最丰厚的板块,占据集团总利润的50%以上。
  哪怕是经常被人误会是娱乐圈人士的汪小菲,其实才是国内著名高端会所兰会所的创办人,甚至可以说正是经他之手,其母创立的餐馆才变成了企业。
  社会学中有一个词叫马太效应,说的是好的会越来越好,差的会越来越差。“富二代”的成长就是一种典型的马太效应。他们在各种竞争中具有天然的优势——雄厚的原始资本、先进的教育、优越的社会地位。利用父辈的经济资源、社会资源,他们可以进一步拓展投资,使财富越滚越大。在个人的发展方面,他们站在比父辈更高的起点上,不必从底层开始打拼,也不必付出跟同龄人一样的心血。但无论如何你都必须承认,他们做的其实并不差。

地    址:湖南大学北校区GR商学桥101室 
        经济与贸易学院经济管理服务中心
联系电话:     0731-88684716
传    真: 0731-88684716 
联 系 人: 龙老师 13873190929   蔡老师 18684871074

2017年11月22日 星期三
版权所有 © 湖南大学
地址:湖南长沙岳麓山 | 邮编:410008 | 电话:0731-88684716 | Email:hdemsc@126.com
联系我们